陈建生案昭雪!华人从中可以学到很多

作者:志愿者 原载:陌上美国 (微信公众号)

700多天过去了。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

今天,震动华人社区的陈建生案,总算获得了一个公正的判决。

2017年1月26日,弗吉尼亚州的切萨皮克市,刚过60岁生日不久的福建籍华人老伯陈建生,在自家小区被射杀!

NBC News

起因是,为了拉近跟孙辈的距离,陈建生玩起了那几年大火的手机游戏——基于GPS移动定位的宠物小精灵。那日夜里,陈老伯按照游戏引导,开车到家1英里远的小区活动室附近,“抓宠物精灵”。驱车回家时,被自家小区保安拦截,连中数枪,当场去世!

NBC新闻及当地媒体报道了案情及今天的判决。

23岁的小区保安Johnathan Cromwell,于2017年1月26日被以一级谋杀罪起诉。经过长达两年的等待,包括多次延期开庭,今天凶手Johnathan Cromwell终于被当地法庭判二级谋杀及滥用枪支武器。

来自NBC News

如果Cromwell及所属保安公司”全市保护服务(Citywide Protection Services)”不提出上述,法官将于下周一做出量刑宣判。根据检方联邦律师南希·帕尔(Nancy Parr)的说法,Cromwell最多可能获得40年的监禁。

2年多前,当地华人组织首先就陈案发起了维权行动。全国华人则通过微信,与当地取得联系。由于案件的特殊性,此案很快从地方性热点,扩展成全国华人关注的焦点。

案发两周之内,微信上就建起了4个陈案维权大群。华人志愿者发起了网络请愿,当地华人也快速组织了与州及国会议员见面交谈的努力。

维权的紧张日日夜夜,笔者目睹了整个陈案维权过程并参与其中。危难发生后,谁大公无私甘当人梯,谁借着社区不幸突出自我,人性百态一目了然。

此案本身,给人的启迪也是多角度的。

首先,再多的语言也无法表述逝者家庭所承受的伤痛。

福建籍陈建生老伯,早年独自来美打拼。经过了几十年摸爬滚打,从餐馆打工到后来有能力自己开餐馆,个中凄苦自知。到了晚年,才终于安顿好家庭可以有时间享点清福。

孰料,竟然会在自家小区——一个以治安好出名的高档住宅区,被小区雇佣的保安给枪杀殒命!

并不是每一个奋斗的人生都能得到善终,人间悲剧。叹!

当地华人组织纪念陈建生老伯

https://en.wikipedia.org/wiki/Shooting_of_Jiansheng_Chen

其次,我们看到美国法律还是相对公正的。正义获得伸张,凶手罪有应得。

此案发生当地华人很少,陪审团12人中,除了一名非裔,其他都是白人。根据到庭审现场的华人朋友的反馈,最后几天审理,从陪审团表情观察,推测陪审团意见并不一致。当时现场的朋友还有担忧最后判决可能不利于陈伯。

今天结果出来,总算松了一口气。

试想,如果美国还是曾经种族隔离、歧视语言常态的社会环境,这种几乎一边倒白人的陪审团,华人可能有沉冤昭雪的机会吗?这也说明,多年的教育、宣传和法制约束,还是让平等平权的思想根深蒂固地植入了绝大多数美国国民的思维里。

再则,歧视、仇恨仍然存在,任何家庭都可能遭受飞来横祸。

虽然从法理上要证明此案涉及种族因素有难度,但是,明眼人都不难看到,因为华人身份加上语言不够流利,导致陈老伯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此前该保安就有几次在小区刻意刁难陈老伯,终酿成悲剧!

另一方面的隐形歧视就是,该案虽然涉及白人保安杀人,自家小区被害,老人出于亲情娱乐却导致殒命这些一个个的大新闻元素,却并没有得到媒体的广泛关注和报道。原因恐怕只有一个,那就是死者是华人,这个政治实力薄弱的“哑裔中的哑裔”群体。

这说明,华人在美国地位向上突破,成为一支备受社会关注的人群和力量,还有漫漫长路要走。

还有,很重要的一点,此案让人看到了微信华人,尤其陈老伯所属的福建老乡,社区凝聚的力量和重要性。

今天的正义,从开始并非理所当然地清晰。此案发生后,最早凶手并没有被立刻拘捕,媒体的关注度也几乎没有。是华人的关注和齐心协力的参与,起到了扭转局势和举足轻重的作用。

除了大小多次的现场集会纪念、法庭前文明抗议、组织约见议员等政要,华人还自发发动网上签名请愿,写信给当地警察局和检方,请求严查案情。此案检方提供的联邦律师Nancy Parr,是个志愿者们熟悉的名字。笔者邮箱里还躺着当年与她就此案的邮件联系。而像笔者这样写过邮件、打过电话的华人,数以百计。

回首看,当地警方检方确实兑现了“彻底的刑事调查”的承诺。

整个维权过程事务繁重,也让人看到了福建同乡会的实力。他们每次都能快速地拉出几十上百人,或参加举牌抗议,或是穿戴正式地出庭给陈老伯家人精神支持。包括后来的葬礼,让人易发惊叹整个福建人在全国的动员力和联系力度。

谢天谢地,在到处充满各种内斗的华人社区,毕竟还有没有被恶习沾染的保留地,还有许多亲情友情在填补着决裂的大缝隙。

最关心此案的仍然是华人,对于我们这个在美国人口不足2%的社区来说,任何分裂是华人不可承受之重。

最后,笔者再补充一点个人的感受。当时建陈案维权群的时候,恰逢2016年大选过去不足3月,华人社区因为挺川反川撕裂最严重的阶段。

笔者本在大选后清空了微信朋友圈所有政见不同的熟人朋友,为了建维权群,又硬着头皮把一个个政见不同的人加微信拉进去。当时要还按立场站队,真是没多少人能帮忙了……那次维权中还见识了不少华人枪支器械玩家的专业分析。有些就一直保留在朋友圈,成为抬头不见低头见的网友了。

如果没有左中右放下政见分歧,以案情维权为先,是不可能有最开始的快速推动。

华人社区的行动是成百上千志愿者的点滴付出才得以成功的,任何一件事最后归功于少数个人都是对其他参与者的不公平。但是,笔者还是要实名深深感谢这几位默默无闻奉献的人,他们在主流和中文媒体上的曝光度与他们做的贡献比,都远远不够。

当地的华人热心人,从案发开始就一直陪伴陈建生一家左右、个人时间投入最多、也第一时间慷慨给陈家送去大额捐款的,胡进先生。

在当地忙前忙后,协调左中右不同声音的张大水教授,还有Shen Yuzhong教授。

整个案情发展过程漫长,很多早期关注者比如笔者到后来花的时间就很少了。但是当地中文学校校长,陈念红却是始终如一坚持做跟踪报道和各种后续工作。

没有这种实干精神,华人社区更加四分五裂。

陈伯走了,而此案唯一稍微安慰人心的,是留下了一个不乏可圈可点之处的华人维权范例。愿更多华人从中获得启迪,为我们实力仍就孱弱的社区,做更多添砖加瓦、功在长远的义事。

参考:

https://www.nbcnews.com/news/asian-america/security-guard-convicted-killing-pokemon-go-playing-grandfather-n97835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