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Uncategorized

“ 赵案尚未获得广泛的支持的主要原因”的探讨

“ 赵案尚未获得广泛的支持的主要原因”的探讨

1)儿童色情犯罪让人不齿,首先有了道德审判;
回应:
说的非常好,由此栽赃儿童色情成功率非常高。在英文论坛讨论栽赃儿童色情,有网友提到:
Well, I knew that this was coming sooner or later. The best way to ruin someone’s life IS to plant something both illegal and (to some people) morally reprehensible on someone’s computer.
I saw this coming down the pike YEARS ago, after I saw many teenage girls accusing men of having sex with them in order to ‘get revenge’ on the men in question for rejecting their advances.
原帖链接:
https://arstechnica.com/civis/viewtopic.php?f=2&t=1118661&start=0

2)很多人不相信文件会无缘无故地进入赵家电脑,黑客很少会无聊到这种程度;
回应:
““黑客很少”作案在这些人的潜意识实际是“黑客绝对不会作案”。
但是在英语媒体早在2010年就开始系列报道利用电脑高科技栽赃儿童色情文件冤案:
链接:https://www.prisonlegalnews.org/news/2010/nov/15/child-porn-investigations-may-snare-the-innocent/
在该文中,调查多起电脑儿童色情冤案的记者早已警告大众:
Everyone is at risk, as these offenses can be committed by hackers who gain remote control of your computer, by malicious software that directs your PC to websites with illegal videos and images, or by sexual predators who use your unsecured wireless connection to conduct illicit activity.

3)栽赃陷害的理论没有任何证据支持;
回应:
有证据。我们已经多次发布警方证据链的对比表显示涉案州警多处地方撒谎(其中也提到笔迹专家报告证明涉案州警伪造电脑没收单的笔迹和印刷体签字),但是很多人都对涉案州警诸多前后提供的证据内容的不一致都表现了相当大的宽容,认为这些是工作中的“小错”是完全可以谅解的。

4)案发后说是前夫报复,但是案发前,即使在双方关系很坏的情况下,赵家与前夫家关系似乎仍然很密切,没人知道/理解两家的仇恨到底有多深;
回应:
人们往往会被最了解你的人在背后捅一刀。我们想再次引用英文论坛讨论栽赃儿童色情的帖子:
In my observation, people(被栽赃者) who dismiss this possibility as mere paranoia are people who have never found themselves in the middle of a political controversy, or a nasty divorce, or cutthroat competition in business, or other sorts of professional or personal rivalries. Some people are up for soliciting murder, after all.
请大家留意到“have never found themselves in the middle of”,即被栽赃者在被栽赃前,一般都没有意识到最熟悉自己的对方却已经视自己为死敌,但是自己却浑然还不知道。
原帖链接:
https://www.theatlantic.com/notes/2015/09/how-easy-can-hackers-plant-evidence/404863/

5)美国虽然也有滥用公权力的情况,但是大家总的来说对警察执法还是有信心,很难相信一个地方的公检法以及新闻媒体全部与“蓝领”的前夫家狼狈为奸;
回应:
我们宾州Northampton小镇的法律环境如何对待有色人种族裔,除了支持我们的全美有色人种协会和费城的谢恩牧师深有亲身体会外,华人群体有亲身经历的估计只有我们本地的群友jin了。转发一位微信群友参加2017年12月11日赵案动员会后的评述:今天下午会中,Dr Shine说当他一听到北安普顿的名字,他的心里就马上警觉起来,因为这个县过去在对待同样是有色人种黑人同胞的案件当中,方式方法就很受诟病。所以赵先生遇到这样的待遇,尤其是在法庭出庭时因为有儿童到场支持,反而让赵先生案情加重甚至变轨,从历史角度来看,就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6)没有证据显示电脑是捡来的,甚至何时捡来的都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回应:
美国刑事诉讼规则控方应当举证排除一切合理怀疑(beyond reasonable doubt)。我们已经提出合理怀疑(警方提供的DELL电脑序列号,在下述DELL官网可以证明出厂时间是2009年,而对应的赵维武是2014年才赴美国),控方应承担举证责任来排除涉案电脑不是捡来的。
http://www.dell.com/support/home/us/en/19/product-support/servicetag/bpxz5j1/warranty?ref=captchaseen
不过,不管涉案电脑是捡来的、还是买来的、还是捐赠来的,电脑鉴证专家Steve Simpson已经证明,黑客远程进入、遥控和攻击windows XP系统且没有开机密码的电脑就是学生级别水平。远程操作这样的电脑和现场操作没有任何区别。

欢迎大家参与讨论“ 赵案很难获得广泛的支持的主要原因”

宾州赵维武案件案卷

赵案案卷链接

赵案指控文件: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mNx03bzy5MKPlIDU7RQ5o5nIRLhdIFAc?usp=sharing

赵案transcript: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WzvrgATlG-ptQqPKPcLeaWDsWI4uTetl?usp=sharing

赵案专家报告: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wz-YmFLFavGwJojVWWil3FQXbV2zMxRk?usp=sharing

辩方动议: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keTjILFw4Yv6k1Uw5YYK9aB3kVKXWgGY?usp=sharing

法庭order:
https://drive.google.com/open?id=1E9Ib1Kv8s5DAG-EGDUXlgzXCwVpts2dT

赵案善款:
https://drive.google.com/file/d/1CEOvb2ikmVf50yMcNUUcaqMWcrGWR164/view?usp=sharing

赵案维权活动照片: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fzeptpkyNBKWRVjHb3SfQXObgwFOE2nt?usp=sharing

如打开文件有问题请和我们联系,电子邮件: forpajustice@gmail.com

赵维武案疑点重重 华人社区呼吁公正

宾州费城 — 龙

2017年12月18日,来美探亲的76岁退休工程师赵维武被法官判4到15年有期徒刑。他在2018年11月1日被陪审团裁定下载儿童色情视频罪名成立。
对赵维武及其家庭来说,这是一个悲哀的日子;对华人社区来说,这也是一个灰暗的日子。 赵维武案(下称“赵案”)虽然宣判了, 赵家仍然认为当地法庭没有公正。
同时,华人社区有识之士发现“赵案”疑点重重。华人社区对“赵案”虽有很多疑问和不解, 但是呼吁公正的声音是一致的。

“赵案”已经持续近三年,因为当地法庭本身的不公、傲慢与偏见,以及赵家本身对美国文化和司法了解的欠缺, 赵家“初审”不幸失败。赵家没有认输、没有放弃。
华人社区到目前为止对“赵案”的关注极其有限。因为“赵案”的特殊性, 很多华人朋友对“赵案”有一些疑问和不解,有些华人或许还有一些先入为主的看法。 希望本文能够帮助大家对”赵案“梳理一下, 更希望华人中的法律专家和计算机网络安全专家(特别是文件共享软件, 如eMule/eDonkey等方面的专家)能够参与献计献策, 为赵维武先生争取更公正的审判。

“赵案”大事记
2010年6月  – 赵晴 (赵维武女儿) 持K1签证从中国赴美国宾州Northampton County与一个意大利裔男子结婚
2011年9月   — 赵晴夫妻产生矛盾
2013年3月  – 赵晴母亲曹秀英来到美国
2013年4月  – 因为丈夫不育,接受人工授精手术,赵晴生下两女
2013年7月   — 赵晴与丈夫分居
2014年3月   — 赵维武来到美国
2014年3月  – 赵晴搬离丈夫住处,开始租用丈夫家人名下的一套房子
2014年5月18日  – 赵晴女婿支持他家人报警驱逐其全家
2014年9月   — 赵维武为女儿在宾州Northampton County 买房
2015年1月5日  – 宾州州警察发现电脑 IP 65.78.83.141 上传儿童色情文件
2015年3月30日  – 宾州州警察向ISP “RCN Telecom Services, Inc” 提交法庭命令,要求获取电脑用户信息
2015年4月20日  – 宾州州警察Trooper James Ford 获取搜查令
2015年4月21日  – Trooper James Ford 带领警察搜查赵家, 带走涉案电脑
2015年12月8日  – 赵维武被捕
2017年10月20日 — 警察报告称“在涉案电脑主机里找到了”另外7个儿童色情文件
2017年10月26日 — 主审法官 Jennifer Sletvold要求法庭指派律师Alexander Karam 与赵维武面谈,赵晴在场翻译. 律师Alexander Karam告诉赵维武, 法官希望赵维武接受五年监外执行的诉辩交易
2017年10月27日 — 主审法官通过电话翻译劝说赵维武接受三年监外执行的诉辩交易. 赵维武拒绝.
2017年10月30日
11月1日 – 赵案trial, 赵维武自聘律师请求被驳回
2017年11月1日 — 陪审团在赵维武没有律师的情况下裁定被告有罪
2017年12月18日 — 赵维武被判4到15年有期徒刑

“赵案”的疑点:

1) 警察取证是否合法?
2) 涉案电脑是捡来的, 电脑里面原来就安装了eMule 分享软件(需确认). eMule 可以自动完成前任电脑主人没有完成的下载,而且会自动上传. 是否有证据显示赵维武有意下载或上传?
3) 据”赵家”陈述, 赵家电脑不只是赵维武一人使用, 赵晴前夫也曾使用. 而且赵晴前夫在2014年9月5日到2015年12月9日期间多次进入赵晴家.
4) 为什么赵案涉案警察和控方拒绝交出电脑鉴证行业标准文书:“完整电脑鉴证报告”。
5) 为什么赵案涉案警察和控方拒绝提交硬盘完整拷贝件?
6) 儿童色情在美国是重罪里的重罪理应立即查办,为什么涉案州警要拖到3个月后(2014年4月)ISP公司把internetactivitylogs清空后,才到赵家搜家?同理,为什么涉案州警察又拖了8个月后(2015年12月)又声称“找到了另外6个儿童色情文件”?接下去为什么涉案州警察又拖了22个月后(2017年10月)又声称“找到了另外7个儿童色情文件”?
7) 如果涉案警察秉公执法,为什么他们要伪造赵维武的签字(有笔迹鉴定专家报告)?
8) 法庭通过什么定罪? 警察因为报告里面中文文件名儿童色情文件抓捕赵维武, 但是所有中文文件名的文件从来没有被打开过 (见下面”指控文件” 中的a2.pdf exmaminer report)

赵维武本人申诉及华人社区的维权活动:

赵维武的诉求和华人社区的抗议

“赵案”案卷:
指控文件: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mNx03bzy5MKPlIDU7RQ5o5nIRLhdIFAc?usp=sharing
专家证词: https://drive.google.com/drive/folders/1wz-YmFLFavGwJojVWWil3FQXbV2zMxRk?usp=sharing

.

赵维武的诉求和华人社区的抗议

第一部分:
伸冤求救信

尊敬的大费城华人维权会会长管必红先生:
本人赵维武,76岁,中国公民,不说英语,退休电力工程师,没有任何犯罪记录,绿卡早已经被批准,我和老伴结婚43年。我不幸被人用电子儿童色情文件栽赃诬告已有两年,目前已被关在监狱(案名:CommonwealthofPennsylvaniavs.WeiwuZhao,案号:CP-48-CR-665-2016)。

案发背景
2010年6月,我女儿赵晴持K1签证从中国赴美国宾州NorthamptonCounty与一个意大利裔男子结婚。我女儿婚后才逐渐发现我女婿在婚前隐瞒了他不能生育的缺陷以及他婚前诸多谎言(例如说谎他有自住房产),从2011年9月两人开始产生夫妻矛盾。我女儿在我和老伴经济资助下接受人工授精手术,并且在2013年4月生下了两个外孙女(非我女婿亲生),我外孙女一个月大的时候就被我女婿狠狠摔在床上,由此导致两人2013年7月开始分居。

2014年3月和2013年3月,我和老伴曹秀英先后从中国赴美国探望我的女儿和两个外孙女。我女儿在2014年3月搬离我女婿住处,我们一家开始租用我女婿家人名下的一套房子。因为2014年5月18日我女婿支持他家人报警驱逐我们全家,我的外孙女当天还在发高烧,所以我和老伴被迫决定暂时留在美国,在2014年9月在宾州NorthamptonCounty购置了一个旧房子作为我女儿和两个外孙女的庇护所,不料此举竟然激起了我女婿一家的极大愤怒:

2014年11月20日,在Facebook我女婿家人以及他们家族的好友们公开煽动反亚裔的种族仇恨,把我们家污蔑为“非法移民”,声称正在举报我们家,扬言好戏就要登场了(有证据)。而本案控方JohnMorganelli,DistrictAttorneyofNorthamptonCounty,Pennsylvania(宾州检察总长JoshShapiro曾公开揭发这位检控官从辩护律师那里拿几万元钱)在内多位法律人员都和我女婿家人以及他们家族的好友们有直接关联。我女婿家人全程旁听了赵案三天的trial。在2017年11月1日,我女婿家人在法院内部更是公开地和涉案检察官以及涉案警察亲密走在一起(有多位人证)。

第二部分
案发经过

2015年4月20日,宾州州警察TrooperJamesFord,凭借虚构的案发“事实”-“On01/05/2015at1954hoursEasternStandardTime,CplGOODYEARutilizedundercoversoftwaretoquerysearchesontheE-mulenetworkforknownSHA1hashvalueswhenhediscoveredIPaddress:65.78.83.141asadownloadcandidate.”(有辩方电脑专家报告),利用其公权优势非法获取了搜查令。

2015年4月21日,20位左右全副武装的宾州州警察和市警察,在TrooperJamesFord带领下,用强制爬窗入室突然袭击的方式冲进了我们家,进行了非法搜查。所有全副武装的涉案警察都不宣读米兰达保护令就强制审讯了我和我的女儿,他们对现场的实物证据都不感兴趣,却花了三个小时左右检查我从邻街W.HoltStreet,Easton,PA18042垃圾筒里捡来的一台DELL台式机旧电脑(简称“涉案电脑”)。TrooperJamesFord临走时候才把搜查令交给我女儿,并以他们当场“在涉案电脑发现”了1个儿童色情文件为由,且故意不做电子证据固化,故意破坏现场,非法没收了他们自证是“非常容易被篡改和销毁”的电子证据——涉案电脑的主机。2015年12月8日,TrooperJamesFord以所谓的“在涉案电脑的主机里找到”另外6个儿童色情文件以及虚构的案发“事实”为由,抓捕无辜的我并且诬告我“蓄意持有和传播儿童色情文件”。本案居然还被JohnMorganelli,DistrictAttorneyofNorthamptonCounty,Pennsylvania和NorthamptonCountyCourtofCommonPleas,Pennsylvania批准立案并且持续至今2年。

TrooperJamesFord伪造更多“证据”来诬告我,例如:
-伪造我的签名(有笔迹鉴定专家报告);
-伪造我的犯罪“历史”(有证据);
-谎称涉案电脑是放在“他人根本无法进入的我的卧室”里,后又自证涉案电脑其实是放在我的女婿都可以进入的我们家的客厅里(有证据);
-作证我的确不说英语,但出具的警察报告中所谓“在涉案电脑找到”的信息却涉及精辟的儿童色情英语词汇,例如11yearold,showsboner,PTHC(PreTeenHardCore的简写),13yo(13yearsold的简写)(有证据);
-甚至还把别人案件的材料也做为本案的“证据”(有证据),等等。

2015年12月8日和9日,宾州州警察通过本地媒体MorningCall和ExpressTime,故意向大众发布虚假误导性消息,挑拨本地不知情的大众对亚裔被告我的仇恨,例如谎称我已经“承认”下载,还故意把本案和其他一个毫不相关的微软举报的案件混淆在一起发布(有证据)。

在我被捕的10天内,我女婿一家尽管是蓝领,但是他们却有“超凡”能力同时启动全部针对我们一家的另外5个案件包括离婚等诉讼轰炸;在2016年12月24日,我的女婿还具有去挑唆他人报假警诬告我“性侵”我外孙女但是可以不被追究诬告法律责任的“超凡”能力(有证据)。

2017年8月9日,TrooperJamesFord串通我的女婿一起作伪证,谎称我的女婿“仅仅在2014年9月5日我家搬家期间”过来帮助维修暖水桶等才进入我家的房子(其实我的女婿从2014年9月5日到2015年12月9日期间每个月一次到二次的频率进入我家的房子。我和老伴花钱雇他来安装暖水桶其实是在2015年3月。),还谎称我的女婿“从来没有”用过涉案电脑(我女儿和我老伴都目睹他使用多次涉案电脑)。2017年10月20日,在本案的pretrialconference,涉案检察官提供了一份警察报告,称“在涉案电脑主机里找到了”另外7个儿童色情文件。

第三部分
2017年10月26日,主审法官JenniferSletvold要求法庭指派律师AlexanderKaram前来和我面谈,我女儿在场为我们翻译。律师AlexanderKaram告诉我:他是在法官要求下来和我见面,法官希望我接受五年监外执行的诉辩交易,他告诉我法官说我在trial上会被搞的很惨,而且我一定会被定罪,法官也会用她最大量刑权力,我深感被威胁了。2017年10月27日早上10点左右,主审法官又通过电话翻译来反复劝说我接受三年监外执行的诉辩交易。但是我因为没有做过任何犯罪行为,所以我拒绝了他们的要求。

赵案trial:

2017年10月30日到11月1日举行了赵案trial。trial一开始,我就请求法官考虑到我76岁,不讲英语,不懂美国法律,所以需要更多时间寻找自聘律师,我也不要那个一意威胁我只想让我认罪的法庭指派律师AlexanderKaram,但是我的自聘律师请求被驳回。

法官连同法庭指派律师AlexanderKaram压制不许可我自主参与挑选陪审员,陪审团人员名单实际是法官独自挑选决定的。
法官不公正裁定控方没有现场关键物证、照片等虚构我“contact”到法庭支持我的一位母亲带来的儿童而“违反”保释条件“nocontactwithpersonsunder18yeasofage”而将我监押(该母亲可以作证我并没有“contact”她的孩子),剥夺我在trial期间必须应对大量的诉讼文件证据资料和安排证人出庭准备时间和经历和环境条件。而我未被定罪就被公开戴上脚链手铐示众。
法庭强制我辩护发言事先必须经过法庭指派律师AlexanderKaram的许可,才允许被翻译出来,但是对法官、控方以及控方证人、案件受益人等不利的下述所有我依法抗辩所有事实和理由,都不被翻译让陪审团知道和(或)不被法庭记录在案:
-我依法要求和控方证人对质;-我依法要求所有被告证人出庭作证;
-我依法要求强制对我有利的证人出庭作证;
-我依法提出涉案电脑前机主的问题,涉案电脑存在黑客攻击栽赃,我女婿也操作过涉案电脑、涉案电脑主机被涉案警察没收后长期没有数据保护而存在数据被修改,以及控方拒绝交出硬盘拷贝件和拒绝交出电脑鉴证行业标准科学报告——完整电脑鉴证报告等诸多合理怀疑。

法官对于陪审团的指导,设置为对“定罪”被告的方向诱导:
-法官强调陪审团要依据其仅在庭审中所见到的涉案警察和控方的谎言、伪造物证和伪证一面之词来认定案件事实(因为上述我依法抗辩所有事实和理由全部被屏蔽和过滤了)。
-法官反复强调陪审团要意见一致,而不是独立思考判断庭审中的大量合理怀疑。-法官设置的陪审团裁定条目设计,更是限定陪审团接受法官指定的被告“违法”事实来让陪审团裁定“是否有罪”,而不是让陪审团裁定“违法事实”是否成立而判定被告是否有罪。
-trial一开始法庭允许控方向陪审团播放人人痛恨的儿童色情录像,误导陪审团对无辜被告我的定罪倾向。

法庭发言人员语速都很快,以至于翻译根本来不及翻译,且很长的法庭文件也不全部翻译让我明白。

2017年11月1日,20位左右的我的支持者到法庭声援,但是法庭剥夺公众对刑事案件审判的知情权,驱赶旁听公众,却选择性留下我女婿家人旁听。

本案没有一个现场目击证人,没有一个现场原始证据(涉案警察自证涉案电脑主机已经被拆开)、没有一份电脑鉴证行业标准科学报告——完整电脑鉴证报告、涉案警察甚至作证他并不知道涉案文件下载期间我有没有在涉案电脑前、控方也未尽举证责任排除诸多合理怀疑(有辩方电脑专家报告),但是,仅凭涉案警察大量谎言(有涉案警察证据对比表),2017年11月1日我不幸被错误定罪。

我的声明
本人从来没有上传、下载、观看任何电子儿童色情文件;
本人对州警声称的涉案电脑主机中任何电子儿童色情文件都一无所知;
本人对州警声称的涉案电脑主机中任何电子儿童色情文件在何时,通过何人在涉案电脑上传、下载、观看,都一无所知

第四部分
2017年12月18日中午,鉴于赵案主审法官拒绝了宾州检察总长建议的被告请求延期赵案量刑大会的动议,大费城华人维权会在向赵案所在地Easton市市长办公室拿到示威许可后,组织20多位宾州费城和里海谷以及纽约的热心公益人士,在法院外示威要求为76岁无辜被告赵维武伸张正义。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也派人到现场声援,本地英语媒体expresstime到现场采访报道。量刑大会在2017年12月18日下午1:30开始,和赵家有矛盾的赵维武女儿的婆家率领10多位白人到场支持控方。有关赵维武是否在2017年10月30日违反了保释禁令“nocontactwithpersonsunder18yeasofage”而”contact“了支持者带来的一个孩子的争议,辩方律师SandraThompson请求法庭允许让那位支持者上庭作证赵维武并没有”contact”她的孩子,但被拒绝。美国华人全国委员会公共关系传播委员会主任潘涵先生以及赵维武结婚43年的老伴、女儿和白人邻居都上庭作证赵维武品行一贯诚实、善良、愿意帮助人、且和邻里一向友好相处,根本没有任何儿童色情怪癖。会后,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NAACP当地代表Lee女士高度赞扬了2017年12月18日赵案示威活动是成功的,并表示将继续支持无辜被告伸张正义。

第五部分:
大费城华人维权会的作为和意见

会长管必红收到赵维武的伸冤求救信后,立即与几位负责人商量,发起了为赵维武捐款聘请律师为他打官司;征集了近四百人签名的请愿书;组织了八位社区领袖到宾卅检察总长JoshShapiro办公室陈情,要求延期宣判。在检察官员的建议下,聘请律师向Northampton提交书面的PostTrialMotion和保释请求被拒;组织了近30人于12月18日中午至开庭前在法厅㚈示威抗议;然后进入法庭内听证。听证会上,我们发现主审法官JenniferSletvold对我们聘请的律师和赵维武很生气。抱怨说律师来迟致使1:30分宣判推迟到2:00;律师说我没拿到法庭初审资料,法官说,我们上周三准备好了审判资料通知你们,你们没人来拿。现在把审判资料交给你。法官说她看见赵维武在走廊里与参加听证会的人群里,其中有一小孩。因此赵犯了Contact犯,又把他关进监狱。律师让那小孩的家长洪梅上庭解释此亊与赵无关,法官不让家长解释也不让律师辩护。正准备宣判时,管必红站起来要求发言。法官让管走上台前后宣誓自报职务姓名后,法官问管你与赵认识多久?管说今年七月赵向我诉说冤情时认识的。法官说:那你也不用讲了。就开始宣判判赵维武4至15年监禁,25年注册登记并在释放后有被遣返中国的可能。法庭宣判后一片哗然。我们参加听证会的近30位为赵伸张正义的人士包括美国黑人和白人都认为:这个审判太不公证了。明明是裁赃陷害强加于赵维武无中生有的罪名竟能在法庭上宣判。真是岂有此理!这哪有什么公正可言?我们华人社区绝不相信Northampton县法院的判决。一定要抗争到底,为赵维武先生讨回公道,还其清白。我们将继续为其募集捐款聘请律师打官司。赵先生家属让我转吿大家,对大家的爱心捐款,他们非常感谢。如以后官司赢了,有赔偿基金,他们会偿还大家。华人同胞们,大家团结起来,共同为赵维武讨回公道,还我同胞一个清白!

Vote Instruction for DE 2016 Election

初选党派更换截止日期 2/26/2016
初选登记截止日期 4/2/2016
海外公民或军人初选截止日期 4/11/2016

大选初选日期 4/26/2016
州内初选日期 9/13/2016
大选日期 11/8/2016

有关投票选举的信息请查阅官方网站
http://elections.delaware.gov/index.shtml

一 选民 登记:

居住在特拉华的年满18周岁美国公民才能投票。 投票人无精神病,非重罪犯(并非所有,详情查看官网),必须登记才能投票。可以直接在网上登记:

https://ivote.de.gov/voterlogin.aspx

登记后会收到delaware polling place card

二 重要日期:

初选 (General Primary) 04/26/2016 (登记截止日 4/2/2016)
大选(General Election) 11/08/2016 (登记截止日10/15/2016)

初选只有登记为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选民才可以参加。如果你希望你喜欢的候选人能够顺利进入大选,你就应该在2/26日前登记或更改党派, 并参加该党的初选。

完整的选举日期

http://elections.delaware.gov/calendar/2016ElectionCalendar.pdf

三 参加投票:

缺席投票(Vote By Absentee Ballot)的信息可在以下链接中找到

http://elections.delaware.gov/voter/absenteeballot.shtml

投票地点 (Polling Place)

显示在Delaware Polling Place Card上,也可以在网上查询

https://ivote.de.gov/voterlogin.aspx

四 联系

New Castle County Office
Phone: 302-577-3464 Fax: 302-577-6545

Kent County Office
Phone: 302-739-4498 Fax: 302-739-4515

Sussex County Office
Phone: 302-856-5367 Fax: 302-856-5082

(智剑无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