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vote

挺梁后记: 大选启示录

侠客行,约翰
(转自巴尔的摩中文学校公众号)

2.20挺梁游行是笔者四十多年生涯中参加的第二次大规模游行。多年以前,一大批崇尚民主自由的年轻人,怀惴美好的愿望,离开自己的家乡,亲人和朋友,远渡重洋,来到这一片富足,快乐,自由,开放的土地。多年以来,我们勤奋努力地工作,忍受着孤独和不能陪伴父母的痛苦,一步一步地走到今天。与其他族裔比较,华人在经济地位上卓有成效;但在追求相应的政治地位上,华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在美国这个崇尚力量的国家,权利丶公平是要自己争取的!没有想到,二十多年前心中埋下的‘民主’的种子,多年以后在大洋彼岸发芽开花, 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华人声势浩大的2.20 游行是一个可以载入史册的事件: 因为梁警官, 华人空前地团结起来, 让我们看到了在美华人的希望。许多人意识到华人们不能再一盘散沙; 不团结的华人会被其它民族各个击破, 当做替罪羊,逐渐边缘化,比如读书被AA,工作被AA,还要被人拉着去AA监狱。个人认为, 这个事件对我们来说是危机, 也是时机, 让我们华人确确实实地感到参政的急迫性。不管游行有没有用, 至少让人看到我们的力量和决心。后来的事件发展证明,“不平则鸣”在美国是有用的。

2016年是个多事之秋: 2月20当天也是突然离世的最高法院保守派大法官Antonia Scalia 的葬礼; 在全国范围内, 2月20 日Donald Trump在South Caroline共和党初选中渐露头角; 而在本地, 2月20 日这天也是前不久因公殉职的两名警察出殡之日。那两位中年警察在Panera Bread店里被一流浪汉用枪击中,当场死亡,留下未成年的孩子。出殡之日,全城高速公路部分封锁, 由救火车开路, 护送着两位警察的灵车, 沿高速南下,经环城公路西行, 上另一高速将两位警察葬于城北的一个公墓。笔者的车经过高速公路的天桥时, 目睹许多车辆停在路边,很多白人自发站在天桥上,目送着下面缓缓行驶的灵车,神情肃穆,面带忧伤: 这是这个骄傲民族的无声抗议! 看着这一切,联想到前两天新闻里提及奥巴马总统在白宫接见了Black life matters的领䄂, 笔者心中忽然一阵茫然, 这难道是我们背井离乡,千里迢迢投奔的美国?

不可否认的是, 美国如今正遭遇百年未有之僵局,受到内外两方面的挑战。在内部,不同族裔的人口比例正在发生变化,社会资源的分配不公问题日益严重。华人与美国中产一样,一方面被金融集团巧取豪夺,一方面要与被资本家因逐利而抛弃的无产者分配有限的社会资源。而在外部,以中国为代表的全球化正在挑战着美国头号工业国的位置。特别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 贫富分化日趋严重, 中产阶级不断萎缩, 社会治安每况愈下, 种族矛盾也日益尖锐。全国各地所发生的事,正是整个美国社会目前的缩影:有着“白人至上”特权的白人中产被剥削;以“Black life matters”为代表的社会底层被压抑; 而作为模范少数族裔的华人被剥削和打压! 然后是日益加深的种族矛盾和阶层争斗。

问题到底出在哪? 这样的局面对谁最有利? 一则微信上的寓言很深刻地描述了这样一个场景: 假设世界某处有一个小岛, 岛上有一百个居民, 但只有一个餐厅, 每天只供应一百个大饼。岛上所有的居民都到这个餐厅就餐,但这一百个人中有10个是特殊阶层,每天比其他九十个人提前用餐,挥霍掉九十个大饼。其他九十个人每天只能共享十个大饼,于是经常为如何分配而争论不休,甚至大打出手, 以致于忘记去寻找其他九十个大饼的下落。

这则寓言和圣经旧约里巴比伦塔的典故异曲同工:古时人们想修一个通天塔,修到一半时,上帝害怕人们真的通天了,于是让人们说不同的语言,从此人们不能互相沟通,吵来吵去,修塔也就不了了之。现代社会,人们虽然说着同一种语言,但意见不一样,还是吵来吵去。更可恶的是,有的人还扮演着上帝的角色,用一个个议题将人们分裂:堕胎丶福利丶医疗丶枪支丶同性恋等,怎一个乱字了得。这样分裂下的社会,直接将国家控制权拱手相让。因为没有两个人在所有议题上保持一致,加上美国的两党制,在大选时人们并不能找到与自己想法差不多的代言人,只能选自己党派的候选人。另外,事实经验告诉我们,民意很容易被误导,尤其是当主流媒体受背后金主控制时。 最后结果就是看似民主的选举其实是被扮演上帝角色的金融集团操控;两党其实是一党,而且是由走左右极端的蓝队和红队组成,没有人真正代表中产阶级的利益。这样的局面,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不比有左中右的一党制高明多少, 因为绝对的权力带来绝对的腐败。 缺乏监管机制的华尔街一手遮天, 其中的腐败绝不是常人能想象的, 比如08年由华尔街贪婪导致的金融危机,最后还是由全国人民买单, 华尔街反而全身而退。同时, 美国目前的两党制, 在办事低效和对资源的浪费上, 令人叹为观止。

这篇文章撰写之时,美国大选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 让人大跌眼镜的是共和党候选人Donald Trump由局外人一下成为毫无悬念的党派提名人。无论媒体怎样打压,反对者怎样抗议,建制派怎样使绊脚石,Trump能走到今天的确不易。但就在笔者封稿之时, 美国政局愈发混乱不堪,民主党打着自由平等的旗号,先是Target 宣布厕所不分男女, 接着是North Carolina 和美国政府就北卡州上厕所必须按出生性别的提案对告,再下来是Disney冰雪奇缘第二集引入同性恋女伴, 最后就是掀起悍然大波的奥巴马要全美公立学校全面开放所有的厕所和换衣间给变性人用。

我们不歧视LGBT, 但是坚决反对任何反向歧视。民主党如此迫不及待地目光短视,冒天下之大不韪,反倒让人疑窦从生。 联系到美国实际上是被以华尔街为代表的金融集团所控制,这样的局势让人突发奇想,这是不是华尔街又一出“欲擒故纵”, “声东击西”的戏码? 一方面竭力反对共和党候选人, 一方法让执政的民主党连出臭招, 失去民心, 将民意赶到共和党政营, 最后的结果是共和党上台。这样做对金融集团有什么好处? 能够想到的是共和党上台后, 经济滑坡, 股市重创, 到时候华尔街媒体会说: “谁让你们让共和党上台的?” 有人也许会对阴谋论不屑一顾。对笔者来说, 我们已经过了“Too young, too simple, sometime naïve” 的阶段。八年前美国人民对奥巴马的期待,换来的不过是另一场伤害,今年的大选,会不会也是“换汤不换药”?

不管最后局势如何发展,几乎可以肯定的是,美国已不是一片乐土; 应对这样强大的专制政府和国家机器,个人力量实在微不足道,华人们必须抱团,先把自己的社区建设强大,才能对付外界各种困扰,以不变应万变。如果我们现在面临的是一个专制的政府,一个在某种程度上更复杂,更隐蔽,更狡猾的政体,那么, 不管你是支持民主党还是共和党,我们都在一个阵营。希望华人们放下成见,抛开国内带来的历史包袱,以主人翁的心态,精诚合作,一致团结对付巧取豪夺的人。

促进华人的团结, 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我们可以利用微信,网络,YouTube, Facebook 等代表先进生产力的技术,加强沟通和各种信息分享。 华人们common sense 都差不多, 又最重视孩子的教育, 从与孩子教育有关的角度着手, 可以将大家团结起来, 比如马里兰州和弗吉利亚州的Chinese American Parents Association (CAPA) 。 同时, 我们华人应该突破“哑裔”的标签, 积极参政,利用美国游戏规则, 投入人力物力, 逐步进入美国政坛,改变我们在政治上的弱势地位。值得高兴的是,今年的总统初选,很多华人开始注册,投票,但这只是一个起步。 很多华人在投票时, 面对众多陌生的候选人, 都不知道该投谁。在年底的大选上,希望华人们即使在总统选举上有分歧,也应该集中火力争取左右地方的选举。比如说,大家可以组织起来分析各个候选人的业绩, 主张等, 将对华人整体有利的政治家推荐给大家。

华人家长都希望自己的孩子比自己过得的更好, 希望他们有参政意识, 那么何不我们给他们做个榜样, 改变一盘散沙,对政治漠不关心的局面,团结起来, 从自身做起, 从现在做起, 致力参政。前两天笔者第一次去参加了本县Board of Education 大会, 每次会上可以有十个家长发言。当天至少有三个穆斯林的人发言,要求平等对待不同宗教,要求学校在伊斯兰节日放假。当天还有两个非裔小孩发言,许多非裔大人发言。华人是最重视教育的,但在这种场合鲜有声音。笔者以为,大人小孩多参加这些活动,比带孩子上钢琴课更重要。再这样下去,美国已容不下一个安静的教室了。我们今天的付出,不是浪费时间,而是为了不让我们的孩子们将来像我们一样因为努力工作而受到惩罚。同时,孩子们会沿着我们的脚步,站在我们的肩上,有着更高的起点。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让我们以2.20挺梁活动为起点,携手共进,团结起来,以华人的聪明才智, 建立一个我们能安居乐业的家园。

希望多年以后,我们回首往事,能发出不枉此生的感慨。

Run for Finance Supervisor for PTA

家酉

经常听到同胞抱怨华裔在美国被歧视或不被重视,本人不认同,说此话的同胞有无扪心自问一下:“我行使或参与美国宪法赋予人民的权利和义务,去投票、做陪审员或者参与公益活动?我有没有为维护自己的权益勇敢的站出来?” 从个人经历的一件小事,我认为美国是一个真正“机会平等,公平竞争”的国家。
到美后我一直是全职妈妈,过着相夫教子的生活,相对上班妈妈时间比较机动,有更多机会参与两个女儿的学校活动,为各种活动做义工、捐赠所需物品或者帮助去募捐等。大女儿上学前班时学区白人占95%,几乎每天拿回些表格让我填写做义工,其中有一份表格是“PTA Treasurer”。财务出身的我未加细看便把自己的名字填入了空白处,哪想过了一段时间,女儿告诉我今晚是PTA竞选大会!当时便把我逗乐了,做个义工搞得这么兴师动众,我不去可以吗?谁爱干谁干,先生告诉我PTA Officers是需要通过选举产生表格上写得清清楚楚,问题是我沒仔细看,既然自己闯的祸自己得去收拾烂摊子。到了会场那竞选场面你美利坚总统也不过如此罢了,各种有望成功的侯选人名字贴得到处都是。选举准时开始,提名人逐步逐个报出每个职位和候选人名单,如此职位仅有一候选人,那这职位就是此人;但如有两人或以上各候选人必须上台做个简单的竞选演说,然后家长教师会会员投票。轮到报财务主管候选人名单时,提名人只报出一候选人名字,接着马上问到会者如无人想参与竞选,那此人就自然当选财务主管。个人性格使然,本想放弃此职位的我,举手站起来发问:“为什么没听到报我的名字?”提名人藉口无法念出我的名和姓,我说念不出和不念是完全不同的两回事。接着我们俩候选人分别上台做了简单的自我介绍和为什么觉得自己更适合做财务主管,我简明扼要介绍自己的财务背景和到美后的情况,另一候选人发表了长篇自我介绍,她是地方名人但没有任何专业背景。会员投票结果是50对50,为了最终的定夺,所有理事长和校长去另一房间再次投票,结果是我胜出!
通过这件事,我体会到了什么是“机会平等,公平竞争”。自己先勇敢的跨出去,机会是平等的,竞争也是公平的”!当然在工作中难免遇到困难,也受到过威胁,这都是后话。美国毕竟是一個法治國家,两年任期届满时,全体同仁挽留我参加竞选下两年的任期,由于打算搬家我婉拒了;抱怨不能解决问题,只有站出来发声参与,才能从根本上解决华裔在美的处境!

Vote Instruction for PA 2016 Election

初选 (General Primary) 04/26/2016登记截止日3/28/2016
大选(General Election) 11/08/2016 登记截止日10/11/2016

一  选民 登记

居住在宾州的年满18周岁美国公民才能投票。 必须登记才能投票。懂英文的朋友可以直接在网上登记:

https://www.pavoterservices.state.pa.us/Pages/VoterRegistrationApplication.aspx

也可以下载登记表, 打印, 填写,然后给您的县(county) 寄去: https://www.pavoterservices.state.pa.us/Pages/VoterRegistrationApplication.aspx#
英文有困难的朋友,可以请人代为填写。
除非需要更改名字,地址或党派,你只需要登记一次。

重要日期

初选 (General Primary) 04/26/2016登记截止日3/28/2016
大选(General Election) 11/08/2016 登记截止日10/11/2016

初选只有登记为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选民才可以参加。如果你希望你喜欢的候选人能够顺利进入大选,你就应该在3/28日前登记或更改党派, 并参加该党的初选。如果登记参加初选,大选不需要再登记了。

完整的选举日历: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212520&parentname=ObjMgr&parentid=27&mode=2

三 参加投票:

1)如果您有任何困难亲自投票,或有理解困难,您可以请求帮助。
如果您预期选举日您因为出差,休假或其它如宗教原因,无法亲自投票, 您可以申请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 详细介绍如下:
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174088&parentname=ObjMgr&parentid=7&mode=2

2)投票地点:给您的County 打电话,或者在如下网址输入您的地址:
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174087&parentname=ObjMgr&parentid=1&mode=2

3)如果这是您的第一次参加投票, 您需要出示批准的有效证件。 批准的有效证件如下:

带照片的证件:

  • Pennsylvania driver’s license or PennDOT ID card (宾州驾照)
  • ID issued by any Commonwealth agency (宾州政府签署的身份证件)
  • ID issued by the U.S. Government (美国政府签署的身份证件)
  • U.S. passport (美国护照)
  • U.S. Armed Forces ID(美国军人证)
  • Student ID (学生证)
  • Employee ID (工作证)

不带照片,但是有您的名字和地址的证件:

  • Confirmation issued by the County Voter Registration Office (县选举办公室的确认证件)
  • Non-photo ID issued by the Commonwealth(宾州政府签署的无照证件)
  • Non-photo ID issued by the U.S. Government (美国政府签署的无照证件)
  • Firearm permit (持枪证)
  • Current utility bill(当前水电账单)
  • Current bank statement (当前银行对帐单)
  • Current paycheck (当前工资单)
  • Government check (政府资票)

华人怎样做才可以不是一盘散沙

Source: www.sdaafe.org

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

这次220全美大游行,总计约有10万人左右走上街头,为Peter Liang发声,因此很多观察者认为华人不再是一盘散沙,已经开创了团结的新纪元。同时,又有很多观察者看到在这次事件中,有无数的不同意见,甚至是根本相反的意见,又同时在宣称华人仍然是一盘散沙,无法团结。而游行结束之后,照例又是各种谣言、攻击满天飞,并且为Peter Liang设置的捐款基金似乎还是没有找到让各方认可的方法。那么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呢?

什么是一盘散沙?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给“一盘散沙”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义。即,到底什么样的状态是“一盘散沙”?

有人认为,只要对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按照这个定义,观察其他族裔在相同事情上的看法也都有所不同,那么其他族裔也都是“一盘散沙”吗?再说,美国既然是一个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表达自己自由观点的权利,不同的看法岂不应该是常态吗?所以这样的定义显然是有问题的。

经过几年的草根活动实践,以及对主流社会的近距离观察,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认为,所谓“一盘散沙”是一种状态,即当我们华人这个群体里面有人遭遇意外情况的时候,当事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没有渠道找到最优资源帮助他处理这个意外;而当事人周边的人虽然有热心,却没有足够的经验帮助他处理好;再远一些的人则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常常因为害怕被骗而无法放心大胆地去帮忙。绝大部分情况下,当事人在遇到意外后,要么自己选择忍气吞声,要么即使努力抗争也无满意结果,这样的事实常常会令整个族群感到非常无助。

为什么这次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就有近10万华人走上街头?是大家集体无意识吗?我们相信不是,走上街头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思辨能力的自然人及其家属。正是因为有排华法案的大背景;有最近纽约华人小女孩被撞死,司机却被判无罪的案例;有华人外卖郎被流氓bully却不敢报警的案例;有华人孩子要为升学付出极大心理代价还要被别人带nerd帽子;有华人科学家被诬指为间谍,虽最终无罪释放却仍然蒙受不公;最近又有奥斯卡颁奖礼上黑人对亚裔的歧视语言电视台依然正常播出;所有这些都给了我们整个族群一种无力感。Peter Liang此时的判决将这种集体无力感点燃,所以我们有了声势浩大的220大游行,并最终引起主流媒体的注意。

所以我们对“一盘散沙”的定义是,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本系列后面的解决方案就是针对这个定义来展开的,若是您不认可这个定义,本系列后面的文字对您来说就是废话,基本就可以略过不看了。

什么样的状态是理想状态?

在“一盘散沙”的定义明确为“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之后,那么什么样的状态是我们目标的理想状态呢?这将有助于我们每一个人确定我们努力的方向。请注意以下论述仅基于在美国华人的经历,并不适用于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正是由于美国的法律法规制度相对完善,使得民众有渠道表达自己的权益与关切,才有后面的一系列思考。

我们认为,当有意外事件发生时,意外事件的当事人如果能够立即找到他所信任的political organization(政治组织)寻求帮助,这个政治组织能够有经验迅速帮他找到可以求助的资源,这个政治组织并且有能力、有口碑可以在本地、本州乃至全国范围内取信本族群,在你展现所知全部真实的情况下,让大家自行判断,持相同观点的人可以放心予以各种形式的帮助;持不同观点的人可以对这件事情本身持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意见,但却不至于对组织者的意图产生不良揣测和联想。这个政治组织因而能够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帮助当事人处理意外,并取得在法律法规允许的可能情况下的最佳结果。

简单地说,如果有这样规范运作的本地政治组织,在本地能够取得大家的信任,与全国其他各政治组织有联结,与本地政界、法界有联结,遇到意外事件的时候有意愿为当事人效力,有能力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为意外事件当事人提供帮助,那么相信我们族群的每个人都不会再觉得我们自己是“一盘散沙”。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正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希望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能取信于华人社区的政治组织。

组织 vs 个人

在这次游行总结中,我看到不止一个城市的游行组织者自豪地声称,这次游行完全是草根义工发起的,没有任何组织介入。看上去很美,似乎高科技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仔细想想,这真的是好事吗?

这次游行大家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在有同样目标的情况下,效率是惊人的,咱们华人又有着做事就会做完美的优秀传统,所以在集体热情爆发的情况下,即使没有有经验的组织参与,我们也可以表现得很完美。

但是个人行为最大的问题就是机制上难以持续。客观上每个人都有家有口,有现实的生活需要,当激情退去,毕竟是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要继续,没有义工之间相互的鼓励,常常也就慢慢淡出了。当下次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些义工不一定会出现,不光是老义工的经验无法传承,而且对于外界来说,也不知道如何相信这一批新的义工。更何况这一批义工如果是第一次相互配合,光是度过相互之间的磨合期就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游行组织者光是争论标语、无法决策就花费了大量的精力。

因此,政治组织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在日常运作过程中义工之间可以建立相互的信任、形成民主议事机制、传承经验。这样当有突发事件来临的时候,这个政治组织就可以迅速整合内部力量,发挥作用。这部分是政治组织对内的意义。

一个正规政治组织的意义还在于,其能够根据美国的法律法规,形成规范化、公开、透明的财务制度,需要募捐的时候说得清理由,募捐方式经得起时间考验,义款用途公开透明且符合捐款人意愿。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本族群有捐款意愿的同胞的热心,才能集中族群的财务资源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政治组织存在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对外的资源整合。在政治组织存在的情况下,即使在没有大事件发生时,政治组织也可以对外建立联系,包括与法律界的联系、与本地政界的联系、与全国其他华人政治组织之间的联系等等。尤其是在与政界联系的时候,当你是以一个大型政治组织中的一员与他们联络的时候,你受重视的程度明显高于你只代表你自己的时候,你也更容易把华人社区的声音传递给政界。

那么为什么华人对政治组织、团体显得这么深恶痛绝呢?后面将从我们一些常见思维误区开始,说明一些华人政治组织团体为何不能赢得大家信任的原因。正是这些思维误区,导致我们陷入了“一盘散沙”的困境而无法自拔。

政治组织的运作:

前面介绍了为什么我们华人需要有自己的政治组织。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人们常常对政治组织有不自觉的排斥感,所以应该怎样运作一个本地政治组织才能取得华人的信任,这就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根据近两年的运作,整理几个基本要素列举如下:

1,有一个清晰可循的章程(Bylaws):

在章程中需要清晰写明本政治组织的目标以及组织形式。章程就类似于一个组织的宪法,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包括founding members)都应在此宪法所定义的范围内加以运作。

章程以及对章程的尊重与否常常是外人了解这个组织运作的第一个窗口,如果一个组织希望有更多的理性的朋友加入,规范的章程是必不可少的。笔者所在的亚裔平权会,在试图邀请一位朋友加入时,这位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的章程是什么?这位朋友在了解平权会的章程、并近距离了解平权会的运作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就决定按照章程申请成为平权会的理事。

在尊重章程的同时,组织所有成员也应有在绝大多数同意的情况下修改章程的灵活性。因为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运作一个非盈利组织,初期制定章程时的一些小失误在所难免,所以章程中需要有规定会员投票对章程进行修改的灵活度。

一个好的章程也能够帮助组织会员在组织内实际参与民主事务、进行民主运作、投票决策。对于组织成员来说,有了章程的帮助,民主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一个具体的可操作、可积累经验、与美国其他团体之间可相互借鉴的运作方式。久而久之,在一个组织运作中习惯了民主议事机制的人,就具备了去参选美国民选职位的一些基本实践。

2,透明的财务与开放的沟通:

其实这本应是涵盖在组织章程里面的话题,但是因为沟通和财务实在对一个政治组织的成败太关键,所以必须要单列出来讨论。

常常有人说,只要一涉及到钱的事情,华人就很敏感。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相信其他族裔也是一样,更何况我们看到有太多的例子,开始募捐不正规,最后款项不透明。这些都客观上伤了有热心捐款的人的心。所以作为一个政治组织,要从最开始就把透明的财务制度建立起来,不仅仅是按照非盈利组织的要求公开给IRS,还应该主动地把自己的财务状况公示给自己服务的社区,主动要求大家的监督。只要社区有任何疑问,第一时间予以解答。只有这样,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大家才能信任这个政治组织,在第一时间慷慨解囊,为需要得到帮助的人雪中送炭。

开放的沟通本来也是民主章程里面的题中应有之意,然而我们长期所受的非黑即白的教育,常常使得我们难以接受不同意见的存在,常常一有不同意见和看法,就以“破坏团结”的名义加以打压,甚至常常有人忍不住就要“清理革命队伍”。殊不知,这样的思维方式,对于一个政治组织的正常成长是非常致命的,若是一个组织不能包容不同的思维,必然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能多角度思考,容易失之偏颇。若是一个组织开始第一次清理异己,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不断地清理异己,最终不是消亡就是暴政,更遑论获得社区的认同和信任了。

3,处理一切事务遵守法律法规:

作为在美国运作的政治组织,首先要建立起尊重法律的习惯,在处理一切事务的时候,把怎样做是合法的放在第一位。这是取信于社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而且也可以在运作过程中给所服务的社区传递“法律至高无上”的文化。正是由于美国法律制度的相对完善,所以政治组织才有生存的空间,因此对法律保持敬畏是政治组织运作成功的一大重要前提。

所谓“法律至高无上”,是指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当遵从法律法规。但是并不意味着一切法庭所作的判决我们就不能通过合法渠道加以发声。比如有些裁决我们可以上诉,有些裁决我们有异议的时候可以用合法的渠道发声表达这些异议,对一些我们认为不合理的法案,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影响政界加以修改,等等。

美国的法律是一个在不同组织的推动下,不断变化、不断更新的一个开放系统,所以我们政治组织做事首先应遵循法律,并且要学会在合法的框架之内,推动法律向有利于我们族群的方向发展。这可以说是一个政治组织的核心工作。

4,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联络:

要达到推进美国法律系统的目标,就必须要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进行日常的联络。因为只有政界的人物才有最大的提案及投票权来制定、修改法律,所以跟他们保持联系,了解并影响他们的想法,这是至关重要的。

法界就更不必说了,当社区成员遇到一些意外事件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寻求法律界的意见和帮助,先尽量通过法律内的渠道加以解决。由于律师的分工常常非常细致,所以日常的一些沟通、联系就很重要,可以帮助一个政治组织大致建立与律师队伍的联系,在有事件发生的时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在该领域内最有口碑的律师。

在与政界保持日常联系的时候,组织成员一定要时刻保持“为本族群利益服务”的初心。由于传统教育的缘故,有些人在面对官员的时候常常会不自觉地把他们放在“父母官”的位置,甚至以与他们合影为荣,如果是这样的心态,在有事发生的时候他们能帮助本族群的利益做多少事就很难说了,因为他们会不自觉地把自己与“父母官”的“良好”关系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其实,我们应该时刻把他们真正放在一个“公仆”的位置上来进行交流,我们与他们建立互信的关系,目的是为了把我们族群的声音跟这些民选官员进行沟通,让他们在制定法律法规的时候了解到我们族群的利益需要。当“与官员的关系”与“族群的需要”发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当很自然地站在“族群的需要”这边,这样既能赢得所服务社区的信任,也可以赢得民选官员的尊重。

5,时刻将自己定位在旅美华人的位置上:

作为一个在美国、为华人族群服务的组织,我们首先应当将自己定位在旅美华人的位置上,即尊重所居住地的法律法规,以所居住地认可的方式,维护所居住地华人的利益。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团结我们的同胞,因为我们共同居住在一个地方,不管怎么样,这些切身的利益是可以把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而一个政治组织要能发挥其最大的功用,最根本的一点就是看它能够团结多少人。

从笔者的实际经验来看,分裂一个在美华人政治组织最好的话题莫过于讨论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了。由于每个人来到居住地之前的个人经历不同,对中国国内一些事务的观感就有不同,这是实际存在的,但是这些中国的问题其实我们旅美华人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表达观点、导致分裂以外,我们几乎帮不上任何实际的忙。因此,作为一个在美华人的政治组织,规避这些几乎没有帮助、只会造成分裂的议题就非常重要。

同时,政治组织的主要决策人物应尽量避免与中国的政府官员有官方的接触,一来容易在所服务的族群内形成分裂,二来也难以取信于本地政界,为与本地政界的交往带来不必要的阻碍。

个人的作用如何发挥?

组织建设的细节还有很多很多,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仍然在组织建设摸索的道上,不过也很愿意和全美各地的有志之士一起交流分享有关的经验和教训。

讲了这么多对于组织的要求,很多个人可能觉得我自己可能没有时间领导一个组织,那么作为个人,我们可以为族群的利益做些什么呢?请看本文最后一个部分。

个人应如何维护族群利益?

前面讲了很多对本地政治组织的要求,那么作为个人,如果没有精力参与政治组织的日常运作,又有心为自己的族群利益服务,应该怎样做呢?又有哪些思维的壁垒需要打破呢?

1,了解一个政治组织存在的必要性,不能谈政治组织色变

首先要真正了解一个能够代表族群利益的政治组织存在的必要性。前面已经讲过很多,这里再重复一下,一个组织的作用就是能够聚合本族群人力、财力、智力资源,有渠道与本地政界、法界联系,为本族群的突发事件当事人提供及时有效帮助。而一个组织要能够在政界有影响力,能够为当事人提供帮助,就必须首先要有足够的支持者。

所以作为个人来说,首先不能谈组织色变,要相信一个组织的存在对于整合族群的力量是非常必要的。

2,用“第一手资料”识别你能够信任的政治组织

在相信一个组织存在的必要性之后,你就需要用你的智慧来识别你身边的组织是否值得你的信任。

一般来说,一个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的组织,你可以通过了解它的过往行为来了解它;一个刚诞生的组织,可以通过它的章程了解它。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与那个组织里的领导团队有直接的交流,用直接的交流来帮助自己做这个组织是否值得信任的决定。切忌仅仅听第三方的道听途说,就给一个你从未打过交道的组织下一个好的或者坏的结论。个人要尽量养成一个“获取第一手资料”的好习惯。当然,如果一个组织的领导团队甚至不愿意与你做直接的交流,这行为本身就是这个组织不值得你继续信任的“第一手资料”,因为这样的行为至少说明你不是这个组织的目标服务对象。

3,逐步贡献你的选票、时间与金钱

当你选定一个政治组织之后,可以考虑先用选票来支持那个政治组织。我们常常有一个思维上的误区,“候选人只在需要选票的时候才来找我们,选举完就不来找我们了”。殊不知,民选官员也常常有类似的困惑,“一出事就来找我了,平常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一个组织正是解决上面两个误区的重要环节。组织如果能够影响数量众多的选票,并且通过其运作让候选人看到这个组织影响选票的能力,那么候选人自然就会重视这个组织,即使在选举结束后也会需要时时保持与这个组织的联络。这样,一旦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个组织也可以第一时间让民选官员知道我们族群需要发出的声音。

贡献选票是关键的第一步,可以让民选官员和候选人看到我们作为族群的力量。另外,当这个组织根据大家的意见需要支持一个候选人或者民选官员的时候,常常会需要义工或者政治献金,这个时候可能就需要你贡献时间和金钱,不过这对很多人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适应,也需要组织领导者更多地对候选人情况地介绍。最重要、最根本的一件事,还是你自己愿意跟随你所信任的组织投出你宝贵的一票。

4,信任与包容

前面讲了这么多对组织运作的要求,也提到了个人如何识别组织,建立对组织的信任。在这个宝贵的信任建立之后,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给予这个组织最大可能的包容,给这个组织犯错误的机会和空间。

一定要谨记一句话,“不做事的人一定不会犯错误,做事越多的人常常犯错误也越多”。当你已经开始信任一个组织,就要理解这个组织里面做事的,也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这些人常常是牺牲自己业余时间为社区奉献的义工,他们中很多可能也并不是专业出身,他们可能从事的也是自己还不熟悉的业务,他们做的事情越多,所犯的错误也可能越多。

当他们犯错误的时候,请你给予你所能够给的最大的谅解,尽量不要去“诛心”,动辄怀疑他们的目的是否纯正,是否有私心等等。若是你觉得他们的能力上面有欠缺,你可以考虑给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若是你觉得他们的经验上面有欠缺,请多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成长。我们只有相互包容、相互体谅,才能鼓励社区中出现更多的义工愿意为你所信任的组织服务,把组织的影响力做大,最终才能够让我们社区不再是“一盘散沙”。

5,接受政治组织成员也不过是普通人的观念

对于组织领导团队里面的成员,我们不了解他们的人有时候会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我们既期望他们能够有时间、有能力带领族群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胜利,同时又期望他们是完全不从组织运作中领取任何利益的义工。

当这些组织成员是律师、房地产中介、保险经纪等自由职业时,常有人会想,原来他们不过是假借服务社区的机会拓展自己的业务;当这些组织成员没有自己工作的时候,又会有人想,他们这样没有工作就做义工,好像很反常啊,一定别有所图;即使当这些组织成员有正式工作的时候,也难免会有人对他们服务社区的“动机”横加猜测。

这样不切实际的期待和猜测,对于一个组织的义工来说,其实相当沉重。因为每个义工都有自己的家庭要养,都有自己的日常生活要过,我们不能期待我们当中会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领袖。当我们能够从我们所受的传统圣人教育中走出来,知道这个社会上每个民选官员、每个候选人、在社区服务的每个义工都不过只是平凡人的时候,我们对这些社区义工的同理心也许就能更加增多一些。

结语

要解决在美华人“一盘散沙”的问题,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认准了正确的方向,我们能够有人愿意出来组建政治组织,这个政治组织能够取得社区族群的信任,这个政治组织能够不改为本族群服务的初心,这个政治组织就能够得到本族群的支持和信任,从而建立在政界的影响力和法界的日常联系,这样在突发事件发生时,这个组织就可以成为沟通政界、法界与当事人的一个畅通的渠道,使得我们族群里面有难者知道求助的渠道、组织有帮助的能力和影响力,有意向的捐款人能够放心地进行捐款,从而积聚本族群的优势资源对当事人加以帮助。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们不再是“一盘散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