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目录归档:民权

来自布鲁克林的州众议员 Mr. William Colton针对布鲁克林检察官 3/23 提交给法官的对梁彼得量刑的建议发表的声明

虽然布鲁克林检察官发布的关于量刑的声明没有建议判决Peter Liang入狱而进一步加重对梁彼得的不公,但是这个声明本身并没有更正那个判梁彼得manslaughter的有罪决定。

我很高兴的看到,检察官的这份声明与他的手下在法庭最终陈词的自相矛盾之处:检察官在法庭上告诉陪审团,梁彼得在发觉楼梯间有人之后,对准对方的方向主动开枪。而在出具给法庭的证据当中,根本没有任何一个可以用于支持这个严重错误和没有任何根据的结论。这份陈词直接表明检察官把判决向错误的方向引导的意图,法官应该以此为理由批准辩护律师要求法官宣布mistrial的动议。

这份判决梁彼得5年缓刑,6个月家庭监禁和500小时的社区服务的建议,仍然给梁彼得打上被定罪的重犯的烙印。

在这之前,从来没有人在如此缺乏法律和事实依据的基础上被判如此重罪。

这个不公正的定罪基于如此特殊的一个事实:由于NYC房屋管理局的不作为,pink house根本就不是一个安全的,适合人类居住的环境。由于电梯经常无法使用,新入职的警察Peter liang,他的搭档另一位新警员,和无辜的市民Akai Gurley 必须使用楼梯。而这个没有照明漆黑一片的楼梯间一直是臭名昭著的高犯罪发生地。

NYC房屋管理局和警察局一直试图掩盖造成这个悲剧的真正原因:他们自己内部运行机制的失效。房管局转而指责其工作人员,却罔顾这么一个事实:大楼长达几个月没有照明,没有任何一个工人被派过去维修。而警察局则指责提供CPR训练的教官没有给新入职的警察足够的急救训练,且只是许诺以后不会再让两个新警察搭档执行公务。

唯一能体现公正的做法就是撤销有罪指控,或是声明判决错误从而否决指控。任何其他的做法,只是在延续这个不公正和试图替那些失职的政府机构和官员寻找替罪品。

为了防止类似悲剧的发生,政府机构和官员必须更好的服务并保护我们的居民。

寇顿议员的信由@Susan Zhuang 提供
@li zhang 连夜翻译成中文
@Yue Zhang 律师加以修改

检察官提量刑建议 梁彼得无须坐牢

前华裔警官梁彼得被布碌仑检方以重罪控诉,且已被陪审团裁定有罪后,该案在23日迎来峰回路转,当天下午布碌仑地区检察官肯·汤普森(Ken Thompson)发出一份声明说,鉴于该案的事实、当事人没有犯罪前科,以及梁彼得对公众安全不会带来任何威胁,因此他认为监禁梁彼得是没有必要的。

为此,汤普森已向主审法官陈丹尼提出量刑建议,即希望判决梁彼得缓刑5年,配带电子镣铐在家监禁6个月,做社区服务500小时。汤普森还说,上述量刑建议是最好的公正,正如他之前所说,该案没有赢家,基于案件的事实与细节,我对该案的判决要求只有正义与公正。

peterliang-da-recommendation

宾州2016大选投票介绍

初选 (General Primary) 04/26/2016登记截止日3/28/2016
大选(General Election) 11/08/2016 登记截止日10/11/2016

一  选民 登记

居住在宾州的年满18周岁美国公民才能投票。 必须登记才能投票。懂英文的朋友可以直接在网上登记:

https://www.pavoterservices.state.pa.us/Pages/VoterRegistrationApplication.aspx

也可以下载登记表, 打印, 填写,然后给您的县(county) 寄去: https://www.pavoterservices.state.pa.us/Pages/VoterRegistrationApplication.aspx#
英文有困难的朋友,可以请人代为填写。
除非需要更改名字,地址或党派,你只需要登记一次。

重要日期

初选 (General Primary) 04/26/2016登记截止日3/28/2016
大选(General Election) 11/08/2016 登记截止日10/11/2016

初选只有登记为民主党或共和党的选民才可以参加。如果你希望你喜欢的候选人能够顺利进入大选,你就应该在3/28日前登记或更改党派, 并参加该党的初选。如果登记参加初选,大选不需要再登记了。

完整的选举日历: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212520&parentname=ObjMgr&parentid=27&mode=2

三 参加投票:

1)如果您有任何困难亲自投票,或有理解困难,您可以请求帮助。
如果您预期选举日您因为出差,休假或其它如宗教原因,无法亲自投票, 您可以申请缺席投票(Absentee Ballot), 详细介绍如下:
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174088&parentname=ObjMgr&parentid=7&mode=2

2)投票地点:给您的County 打电话,或者在如下网址输入您的地址:
http://www.votespa.com/portal/server.pt?open=514&objID=1174087&parentname=ObjMgr&parentid=1&mode=2

3)如果这是您的第一次参加投票, 您需要出示批准的有效证件。 批准的有效证件如下:

带照片的证件:

  • Pennsylvania driver’s license or PennDOT ID card (宾州驾照)
  • ID issued by any Commonwealth agency (宾州政府签署的身份证件)
  • ID issued by the U.S. Government (美国政府签署的身份证件)
  • U.S. passport (美国护照)
  • U.S. Armed Forces ID(美国军人证)
  • Student ID (学生证)
  • Employee ID (工作证)

不带照片,但是有您的名字和地址的证件:

  • Confirmation issued by the County Voter Registration Office (县选举办公室的确认证件)
  • Non-photo ID issued by the Commonwealth(宾州政府签署的无照证件)
  • Non-photo ID issued by the U.S. Government (美国政府签署的无照证件)
  • Firearm permit (持枪证)
  • Current utility bill(当前水电账单)
  • Current bank statement (当前银行对帐单)
  • Current paycheck (当前工资单)
  • Government check (政府资票)

 

 

Response to Misintepretation of 220 Rallies in Clara Wang’s Opinions on USA TODAY

Clara Wang’s USA TODAY Article
Clara-


As one of the organizers of the Peter Liang rally in Philadelphia, I have to say I strongly disagree with your overall opinions on those rallies in 43 cities across the nation. As a Chinese American, I hate to tell you I am disappointed that you, a top university educated Asian descendent, unfortunately misconstrued the rallies and our pledges. Furthermore, your article is spreading the wrong messages and bringing more misinterpretation to the general public. I ask you to stop, listen to me, and think again for yourself.

You wrote “both black and white activists misconstrue Asian activists as protesting Liang’s conviction. What they are really protesting is the fact that so many white cops before Liang got away with the same crime scot-free.” You may believe you have possessed the insider’s viewpoints on these protests as an Asian descendent. Unfortunately I have to tell you, you can’t be more wrong! The black and white activists are correct. We are protesting Liang’s conviction. We are protesting the NYPD’s bureaucracy which has created two victims, Gurley and Liang. We intend to stop this bureaucracy further victimizing Liang by over-penalizing him with a conviction disproportional to his misconduct. Based on your article I had to guess you really knew little about the depths and magnitude of these rallies and our pledges. Please spare yourself five minutes to watch some YouTube videos on those rallies. I doubt you would find substances to support your claims. Could you possibly have misjudged your fellow Asian protesters?

You stated people went on protests “wasn’t because the verdict was unjust. They were angry because so many white police officers involved in fatal shootings before him were let off. Liang,” Again, you are wrong! We are protesting because the conviction was unjust! We don’t believe Liang’s conviction of 2nd degree manslaughter fits the facts of a misfired bullet bouncing off a wall and accidentally hitting Mr. Gurley in the dark. More evidences have surfaced with regards to the accidental and tragic nature of Mr Gurley ‘s death, and the political undercurrent of the subsequent conviction. Those new findings have cast serious doubt on various aspects of this conviction including mishandled court hearings. Questions for you, in your idealist mindset, have you ever wondered why a then 26-year old, only several years senior of you, who may not be as privileged to enter a top university, got convicted for reckless 2nd degree manslaughter from a gun accident in NYC, where NO police officers have been convicted in line-of-duty shooting deaths for over a decade? Have you ever wondered why the NY Police Union did not spare him a top attorney, as the Union had previously done in similar incidents, as many other police unions in the country may have done? Have you ever wondered what life and death really meant to two rookie cops while patrolling at night in NYC house projects which at times can be war-zone like, and near where two police officers were killed in execution style in 2014? Have you ever wondered why NYPD had two rookie officers without adequate training patrolling in those highly dangerous areas? Aren’t you suspiciouu?  Had you thought through those facts, I doubt you would have stated “Liang is facing up to 15 years in prison, and rightfully so…for a police officer in a tense situation — especially in New York City — there is no room for panic”.

I trust you would do more research on this tragedy, rethink your opinions, and take corrective actions. If you need info, please contact me at fishswimsallday@gmail.com. I appreciate you have properly acknowledged a few good things of those protests such as breaking away from being the silent minority. Thank you.

AsianCivilRights.org 就梁彼得事件对CAAAV声明的回应

张若楠 (nrzhang@gmail.com), 费城220游行发言人
: 武玮

2016年2月20日,愈十万人的大游行燃遍全美四十余城市,对前纽约警员梁彼得所遭遇的不公审判表达了力度空前的抗议,以及对司法公正的呼唤。回顾整个事件,我们对CAAAV无视事实、不负责任的言论感到非常失望。CAAAV为包括非裔在内的弱势群体服务的宗旨令人敬重,但是在这次事件的处理上,该组织已严重背离了追求平等和公正的初心。

CAAAV的声明中,对案件的基本事实有多处描述错误。梁彼得的无意误射被他们描述为“警察系统故意针对非裔族群的行为”。然而,梁彼得在一片漆黑中受惊而误射,开枪后十分钟左右才发现了被子弹击中的格雷;试问,梁在没看见遇害人的情况下又如何针对其族群?CAAAV还在声明中将这起事故描述为“每天都在上演的执法系统的制度化不公”。梁彼得误射一枚子弹,经墙壁反弹后不幸击中遇害者,与CAAAV所反对的故意暴力执法有着本质的不同。分析这起悲剧的深层原因确实有助于包括CAAAV在内的所有人更深刻地了解执法系统的缺陷,然而简单将梁作为针对的目标却过于不负责任。

如前所言,梁彼得和格雷的这场悲剧确实反映了执法和司法系统的许多深层问题。其一,梁以及其同伴在危险环境中的惊慌及过失,反映出纽约警署没有对年轻警官给予充分培训和指导、就将他们派上了危险的岗位。其二,纽约警署将两个缺乏经验的年轻警员配对、派到全市最危险的社区巡逻,指向了其部署警力方面的制度缺陷。其三,事故发生地为市政府管辖的补贴房,其缺乏足够的照明和安全措施的状态是导致悲剧的重要因素,也说明了市政管理上的失责。如果单纯把矛头指向梁彼得,既是对梁的不公平,也是对真正的暴力执法行为的受害者的不公平。这种避重就轻的做法,将大众的不满情绪和注意力完全转移到惩罚梁一人,却不去追究把他置于此情境、从而酿成悲剧的真正责任部门。

 

一场诉求,Nashville Gathering Supporting Peter Liang 2/20/2016

这是我们纳什维尔220集会相关报道之一。摄影师驱车四小时从外地赶来参与我们的活动,拍照,撰文介绍我们活动。请给这位朋友点赞:
http://m.girtu.com/post/show/56c9371dad8687a342ba4962?from=groupmessage&isappinstalled=0

Peter Liang Controversy May Detract from More Concrete Cases of Police Brutality | ramaponews

Generally speaking, mainstream media has a tendency to seek a scapegoat to subsidize public unrest over a specific issue.

Source: Peter Liang Controversy May Detract from More Concrete Cases of Police Brutality | ramaponews

我们在折腾什么?

image

Recently, I found myself in a surprising role as the “media spokeswoman” for the Philadelphia 2/20 rally. You may ask how did I stumble into that role, well, I will save the reminiscing for another time. I certainly did not see it coming.

Before this, race was never something that I talked about publicly. In fact, the subject of race is something very personal to me. For example, although I am proud of my heritage I chose not to join any professional organizations with a “Chinese” in its title.   I feel strongly that, as an academic, I should be evaluated and grouped purely by the content of my ideas.  Having grown up in America, I do not remember encountering discrimination.

As a second generation immigrant I felt, and still feel, very comfortable with being yellow in America. It is only the recent events in the news that bothered me on a deep level. Bad things happen in America to all races, but recently they seem to be happening at an increasing frequency to Asian Americans.  There was the witch-hunt that led to the hasty arrest of Sherry Chen last year.  And then of Xiaoxing Xi right here in Philadelphia.  Now, we see this selective prosecution of Peter Liang.  Was I oblivious before, or is this anti-Asian sentiment really gathering steam?

image

So, after this 220 rally for Peter Liang, a group of dedicated volunteers in Philadelphia are riding the momentum to start an Asian civil rights movement. I am proud to say that I am part of this passionate group!  But before I start calling myself an activist, I have to figure out what this is all about.

Why are we doing this? Most second generation Chinese that I know do not seem to be bothered by the recent events.  Many of these ABCs, or American Born Chinese, are also doing very well, through their hard work they are working in stereotypical non-Asian fields such as lawyers, artists, and even politicians. So, this racial “discrimination”, if we may call it that, is it unique to fresh-off-the boat (FOB) Chinese immigrants?

But, Peter Liang was second generation!  Seems we can’t just wait for assimilation to be the solution. Even a second generation local kid gets treated this way. But how much of Liang’s unfair treatment was because of his skin color, and how much of it was because of his remnant fob-ness, his lack of assimilation? If he were an assertive, truly Americanized banana, would he have met the same fate?

image

At the press conference for the 220 rally I was asked the question “Do you think there was discrimination against Liang?” After hesitating, I said, “discrimination is a strong word. In Peter Liang’s case, there was unfair treatment. ”

In the following days, I lost quite a bit of sleep over this question. Was that the right way to answer it? My instinct was that in America people hate it when you play the race card. Or, more accurately, the white majority hate it when you play the race card. But we are playing the race card, why deny it? Yet, if Peter Liang were white, would I still think this outcome is unfair? Absolutely! But I probably wouldn’t feel strong enough to protest it on the streets.

image

So now, for this civil rights movement or whatever it should be called, our main goal is to get Asians to become more socially and politically engaged, to stop being the silent minority.  How should that be achieved? And what role does assimilation play in all of this?

Will political involvement and social engagement come naturally as immigrants find and adjust to their new identity in this adopted country? For me, a second generation schizophrenic Chinese American, identity is an especially illusive concept.  For everyone, finding identity in America must be a personal thing, something that needs to be taken at one’s own pace. If anything, I hope that my involvement in this whole cause can help others find their own voice.

If you have read this far, well, I would really like to hear how you feel. What do you think our efforts are all about?

image

华人怎样做才可以不是一盘散沙

原载: 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
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

这次220全美大游行,总计约有10万人左右走上街头,为Peter Liang发声,因此很多观察者认为华人不再是一盘散沙,已经开创了团结的新纪元。同时,又有很多观察者看到在这次事件中,有无数的不同意见,甚至是根本 相反的意见,又同时在宣称华人仍然是一盘散沙,无法团结。而游行结束之后,照例又是各种谣言、攻击满天飞,并且为Peter Liang设置的捐款基金似乎还是没有找到让各方认可的方法。那么华人到底是不是一盘散沙呢?

什么是一盘散沙?

要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首先要给“一盘散沙”找到一个合适的定义。即,到底什么样的状态是“一盘散沙”?

有 人认为,只要对同一件事情有不同的看法,就是“一盘散沙”。如果按照这个定义,观察其他族裔在相同事情上的看法也都有所不同,那么其他族裔也都是“一盘散 沙”吗?再说,美国既然是一个民主社会,每个人都应该有表达自己自由观点的权利,不同的看法岂不应该是常态吗?所以这样的定义显然是有问题的。

经 过几年的草根活动实践,以及对主流社会的近距离观察,我们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认为,所谓“一盘散沙”是一种状态,即当我们华人这个群体里面有人遭遇意外情 况的时候,当事人在绝大部分情况下没有渠道找到最优资源帮助他处理这个意外;而当事人周边的人虽然有热心,却没有足够的经验帮助他处理好;再远一些的人则 因为信息的不透明,常常因为害怕被骗而无法放心大胆地去帮忙。绝大部分情况下,当事人在遇到意外后,要么自己选择忍气吞声,要么即使努力抗争也无满意结 果,这样的事实常常会令整个族群感到非常无助。

为什么这次在短短一周时间内,就有近10万华人走上街头?是大家集体无意识吗?我们相信不 是,走上街头的绝大部分人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有思辨能力的自然人及其家属。正是因为有排华法案的大背景;有最近纽约华人小女孩被撞死,司机却被判无罪的 案例;有华人外卖郎被流氓bully却不敢报警的案例;有华人孩子要为升学付出极大心理代价还要被别人带nerd帽子;有华人科学家被诬指为间谍,虽最终 无罪释放却仍然蒙受不公;最近又有奥斯卡颁奖礼上黑人对亚裔的歧视语言电视台依然正常播出;所有这些都给了我们整个族群一种无力感。Peter Liang此时的判决将这种集体无力感点燃,所以我们有了声势浩大的220大游行,并最终引起主流媒体的注意。

所以我们对“一盘散沙”的定义是,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本系列后面的解决方案就是针对这个定义来展开的,若是您不认可这个定义,本系列后面的文字对您来说就是废话,基本就可以略过不看了。

什么样的状态是理想状态?

在 “一盘散沙”的定义明确为“整个族群遇到意外事件时的集体无力和无助的感觉”之后,那么什么样的状态是我们目标的理想状态呢?这将有助于我们每一个人确定 我们努力的方向。请注意以下论述仅基于在美国华人的经历,并不适用于其他一些国家和地区。正是由于美国的法律法规制度相对完善,使得民众有渠道表达自己的 权益与关切,才有后面的一系列思考。

我们认为,当有意外事件发生时,意外事件的当事人如果能够立即找到他所信任的political organization(政治组织)寻求帮助,这个政治组织能够有经验迅速帮他找到可以求助的资源,这个政治组织并且有能力、有口碑可以在本地、本州乃 至全国范围内取信本族群,在你展现所知全部真实的情况下,让大家自行判断,持相同观点的人可以放心予以各种形式的帮助;持不同观点的人可以对这件事情本身 持不同甚至完全相反的意见,但却不至于对组织者的意图产生不良揣测和联想。这个政治组织因而能够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帮助当事人处理意外,并取得在法律法 规允许的可能情况下的最佳结果。

简单地说,如果有这样规范运作的本地政治组织,在本地能够取得大家的信任,与全国其他各政治组织有联结,与 本地政界、法界有联结,遇到意外事件的时候有意愿为当事人效力,有能力集中本族群的优势资源为意外事件当事人提供帮助,那么相信我们族群的每个人都不会再 觉得我们自己是“一盘散沙”。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正在向这个目标努力,希望能够成为这样的一个能取信于华人社区的政治组织。

组织 vs 个人

在这次游行总结中,我看到不止一个城市的游行组织者自豪地声称,这次游行完全是草根义工发起的,没有任何组织介入。看上去很美,似乎高科技可以解决一切问题。但是仔细想想,这真的是好事吗?

这次游行大家都投入了极大的热情,在有同样目标的情况下,效率是惊人的,咱们华人又有着做事就会做完美的优秀传统,所以在集体热情爆发的情况下,即使没有有经验的组织参与,我们也可以表现得很完美。

但 是个人行为最大的问题就是机制上难以持续。客观上每个人都有家有口,有现实的生活需要,当激情退去,毕竟是有自己的工作和生活要继续,没有义工之间相互的 鼓励,常常也就慢慢淡出了。当下次事件发生的时候,有些义工不一定会出现,不光是老义工的经验无法传承,而且对于外界来说,也不知道如何相信这一批新的义 工。更何况这一批义工如果是第一次相互配合,光是度过相互之间的磨合期就需要一段时间,所以我们看到一些地方的游行组织者光是争论标语、无法决策就花费了 大量的精力。

因此,政治组织的价值之一就在于,在日常运作过程中义工之间可以建立相互的信任、形成民主议事机制、传承经验。这样当有突发事件来临的时候,这个政治组织就可以迅速整合内部力量,发挥作用。这部分是政治组织对内的意义。

一 个正规政治组织的意义还在于,其能够根据美国的法律法规,形成规范化、公开、透明的财务制度,需要募捐的时候说得清理由,募捐方式经得起时间考验,义款用 途公开透明且符合捐款人意愿。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本族群有捐款意愿的同胞的热心,才能集中族群的财务资源帮助真正有需要的人。

政治组织存 在的另一个重要意义就是对外的资源整合。在政治组织存在的情况下,即使在没有大事件发生时,政治组织也可以对外建立联系,包括与法律界的联系、与本地政界 的联系、与全国其他华人政治组织之间的联系等等。尤其是在与政界联系的时候,当你是以一个大型政治组织中的一员与他们联络的时候,你受重视的程度明显高于 你只代表你自己的时候,你也更容易把华人社区的声音传递给政界。

那么为什么华人对政治组织、团体显得这么深恶痛绝呢?后面将从我们一些常见思维误区开始,说明一些华人政治组织团体为何不能赢得大家信任的原因。正是这些思维误区,导致我们陷入了“一盘散沙”的困境而无法自拔。

政治组织的运作:

前面介绍了为什么我们华人需要有自己的政治组织。但是由于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人们常常对政治组织有不自觉的排斥感,所以应该怎样运作一个本地政治组织才能取得华人的信任,这就成为当前最重要的一个问题。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根据近两年的运作,整理几个基本要素列举如下:

1,有一个清晰可循的章程(Bylaws):

在章程中需要清晰写明本政治组织的目标以及组织形式。章程就类似于一个组织的宪法,组织中的每一个成员(包括founding members)都应在此宪法所定义的范围内加以运作。

章 程以及对章程的尊重与否常常是外人了解这个组织运作的第一个窗口,如果一个组织希望有更多的理性的朋友加入,规范的章程是必不可少的。笔者所在的亚裔平权 会,在试图邀请一位朋友加入时,这位朋友的第一个问题就是你们的章程是什么?这位朋友在了解平权会的章程、并近距离了解平权会的运作之后,不到一年的时间 就决定按照章程申请成为平权会的理事。

在尊重章程的同时,组织所有成员也应有在绝大多数同意的情况下修改章程的灵活性。因为我们绝大部分人都是第一次运作一个非盈利组织,初期制定章程时的一些小失误在所难免,所以章程中需要有规定会员投票对章程进行修改的灵活度。

一 个好的章程也能够帮助组织会员在组织内实际参与民主事务、进行民主运作、投票决策。对于组织成员来说,有了章程的帮助,民主不再只是一个抽象的概念,而是 一个具体的可操作、可积累经验、与美国其他团体之间可相互借鉴的运作方式。久而久之,在一个组织运作中习惯了民主议事机制的人,就具备了去参选美国民选职 位的一些基本实践。

2,透明的财务与开放的沟通:

其实这本应是涵盖在组织章程里面的话题,但是因为沟通和财务实在对一个政治组织的成败太关键,所以必须要单列出来讨论。

常 常有人说,只要一涉及到钱的事情,华人就很敏感。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相信其他族裔也是一样,更何况我们看到有太多的例子,开始募捐不正规,最后款项不透 明。这些都客观上伤了有热心捐款的人的心。所以作为一个政治组织,要从最开始就把透明的财务制度建立起来,不仅仅是按照非盈利组织的要求公开给IRS,还 应该主动地把自己的财务状况公示给自己服务的社区,主动要求大家的监督。只要社区有任何疑问,第一时间予以解答。只有这样,在突发事件发生时,大家才能信 任这个政治组织,在第一时间慷慨解囊,为需要得到帮助的人雪中送炭。

开放的沟通本来也是民主章程里面的题中应有之意,然而我们长期所受的非 黑即白的教育,常常使得我们难以接受不同意见的存在,常常一有不同意见和看法,就以“破坏团结”的名义加以打压,甚至常常有人忍不住就要“清理革命队 伍”。殊不知,这样的思维方式,对于一个政治组织的正常成长是非常致命的,若是一个组织不能包容不同的思维,必然在处理问题的时候不能多角度思考,容易失 之偏颇。若是一个组织开始第一次清理异己,最后的结果必然是不断地清理异己,最终不是消亡就是暴政,更遑论获得社区的认同和信任了。

3,处理一切事务遵守法律法规:

作 为在美国运作的政治组织,首先要建立起尊重法律的习惯,在处理一切事务的时候,把怎样做是合法的放在第一位。这是取信于社区一个很重要的内容,而且也可以 在运作过程中给所服务的社区传递“法律至高无上”的文化。正是由于美国法律制度的相对完善,所以政治组织才有生存的空间,因此对法律保持敬畏是政治组织运 作成功的一大重要前提。

所谓“法律至高无上”,是指我们在做事的时候当遵从法律法规。但是并不意味着一切法庭所作的判决我们就不能通过合法 渠道加以发声。比如有些裁决我们可以上诉,有些裁决我们有异议的时候可以用合法的渠道发声表达这些异议,对一些我们认为不合理的法案,可以通过合法的渠道 影响政界加以修改,等等。

美国的法律是一个在不同组织的推动下,不断变化、不断更新的一个开放系统,所以我们政治组织做事首先应遵循法律,并且要学会在合法的框架之内,推动法律向有利于我们族群的方向发展。这可以说是一个政治组织的核心工作。

4,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联络:

要达到推进美国法律系统的目标,就必须要积极与本地政界、法界进行日常的联络。因为只有政界的人物才有最大的提案及投票权来制定、修改法律,所以跟他们保持联系,了解并影响他们的想法,这是至关重要的。

法 界就更不必说了,当社区成员遇到一些意外事件的时候,我们首先应该寻求法律界的意见和帮助,先尽量通过法律内的渠道加以解决。由于律师的分工常常非常细 致,所以日常的一些沟通、联系就很重要,可以帮助一个政治组织大致建立与律师队伍的联系,在有事件发生的时候能够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在该领域内最有口碑的律 师。

在与政界保持日常联系的时候,组织成员一定要时刻保持“为本族群利益服务”的初心。由于传统教育的缘故,有些人在面对官员的时候常常会 不自觉地把他们放在“父母官”的位置,甚至以与他们合影为荣,如果是这样的心态,在有事发生的时候他们能帮助本族群的利益做多少事就很难说了,因为他们会 不自觉地把自己与“父母官”的“良好”关系摆在更重要的位置上。其实,我们应该时刻把他们真正放在一个“公仆”的位置上来进行交流,我们与他们建立互信的 关系,目的是为了把我们族群的声音跟这些民选官员进行沟通,让他们在制定法律法规的时候了解到我们族群的利益需要。当“与官员的关系”与“族群的需要”发 生冲突的时候,我们应当很自然地站在“族群的需要”这边,这样既能赢得所服务社区的信任,也可以赢得民选官员的尊重。

5,时刻将自己定位在旅美华人的位置上:

作 为一个在美国、为华人族群服务的组织,我们首先应当将自己定位在旅美华人的位置上,即尊重所居住地的法律法规,以所居住地认可的方式,维护所居住地华人的 利益。这样才能够最大限度地团结我们的同胞,因为我们共同居住在一个地方,不管怎么样,这些切身的利益是可以把来自五湖四海的我们团结在一起的。而一个政 治组织要能发挥其最大的功用,最根本的一点就是看它能够团结多少人。

从笔者的实际经验来看,分裂一个在美华人政治组织最好的话题莫过于讨论 与中国有关的议题了。由于每个人来到居住地之前的个人经历不同,对中国国内一些事务的观感就有不同,这是实际存在的,但是这些中国的问题其实我们旅美华人 并不能改变什么,除了表达观点、导致分裂以外,我们几乎帮不上任何实际的忙。因此,作为一个在美华人的政治组织,规避这些几乎没有帮助、只会造成分裂的议 题就非常重要。

同时,政治组织的主要决策人物应尽量避免与中国的政府官员有官方的接触,一来容易在所服务的族群内形成分裂,二来也难以取信于本地政界,为与本地政界的交往带来不必要的阻碍。

个人的作用如何发挥?

组织建设的细节还有很多很多,圣地亚哥亚裔平权会仍然在组织建设摸索的道上,不过也很愿意和全美各地的有志之士一起交流分享有关的经验和教训。

讲了这么多对于组织的要求,很多个人可能觉得我自己可能没有时间领导一个组织,那么作为个人,我们可以为族群的利益做些什么呢?请看本文最后一个部分。

个人应如何维护族群利益?

前面讲了很多对本地政治组织的要求,那么作为个人,如果没有精力参与政治组织的日常运作,又有心为自己的族群利益服务,应该怎样做呢?又有哪些思维的壁垒需要打破呢?

1,了解一个政治组织存在的必要性,不能谈政治组织色变

首 先要真正了解一个能够代表族群利益的政治组织存在的必要性。前面已经讲过很多,这里再重复一下,一个组织的作用就是能够聚合本族群人力、财力、智力资源, 有渠道与本地政界、法界联系,为本族群的突发事件当事人提供及时有效帮助。而一个组织要能够在政界有影响力,能够为当事人提供帮助,就必须首先要有足够的 支持者。

所以作为个人来说,首先不能谈组织色变,要相信一个组织的存在对于整合族群的力量是非常必要的。

2,用“第一手资料”识别你能够信任的政治组织

在相信一个组织存在的必要性之后,你就需要用你的智慧来识别你身边的组织是否值得你的信任。

一 般来说,一个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的组织,你可以通过了解它的过往行为来了解它;一个刚诞生的组织,可以通过它的章程了解它。而且最重要的是,你要与那个组 织里的领导团队有直接的交流,用直接的交流来帮助自己做这个组织是否值得信任的决定。切忌仅仅听第三方的道听途说,就给一个你从未打过交道的组织下一个好 的或者坏的结论。个人要尽量养成一个“获取第一手资料”的好习惯。当然,如果一个组织的领导团队甚至不愿意与你做直接的交流,这行为本身就是这个组织不值 得你继续信任的“第一手资料”,因为这样的行为至少说明你不是这个组织的目标服务对象。

3,逐步贡献你的选票、时间与金钱

当你选定一个政治组织之后,可以考虑先用选票来支持那个政治组织。我们常常有一个思维上的误区,“候选人只在需要选票的时候才来找我们,选举完就不来找我们了”。殊不知,民选官员也常常有类似的困惑,“一出事就来找我了,平常就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一 个组织正是解决上面两个误区的重要环节。组织如果能够影响数量众多的选票,并且通过其运作让候选人看到这个组织影响选票的能力,那么候选人自然就会重视这 个组织,即使在选举结束后也会需要时时保持与这个组织的联络。这样,一旦有事情发生的时候,这个组织也可以第一时间让民选官员知道我们族群需要发出的声 音。

贡献选票是关键的第一步,可以让民选官员和候选人看到我们作为族群的力量。另外,当这个组织根据大家的意见需要支持一个候选人或者民选 官员的时候,常常会需要义工或者政治献金,这个时候可能就需要你贡献时间和金钱,不过这对很多人来说,需要更多的时间适应,也需要组织领导者更多地对候选 人情况地介绍。最重要、最根本的一件事,还是你自己愿意跟随你所信任的组织投出你宝贵的一票。

4,信任与包容

前面讲了这么多对组织运作的要求,也提到了个人如何识别组织,建立对组织的信任。在这个宝贵的信任建立之后,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给予这个组织最大可能的包容,给这个组织犯错误的机会和空间。

一 定要谨记一句话,“不做事的人一定不会犯错误,做事越多的人常常犯错误也越多”。当你已经开始信任一个组织,就要理解这个组织里面做事的,也不过是普普通 通的人,这些人常常是牺牲自己业余时间为社区奉献的义工,他们中很多可能也并不是专业出身,他们可能从事的也是自己还不熟悉的业务,他们做的事情越多,所 犯的错误也可能越多。

当他们犯错误的时候,请你给予你所能够给的最大的谅解,尽量不要去“诛心”,动辄怀疑他们的目的是否纯正,是否有私心 等等。若是你觉得他们的能力上面有欠缺,你可以考虑给他们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若是你觉得他们的经验上面有欠缺,请多给他们一些时间,让他们成长。我们只 有相互包容、相互体谅,才能鼓励社区中出现更多的义工愿意为你所信任的组织服务,把组织的影响力做大,最终才能够让我们社区不再是“一盘散沙”。

5,接受政治组织成员也不过是普通人的观念

对于组织领导团队里面的成员,我们不了解他们的人有时候会有不切实际的期望。我们既期望他们能够有时间、有能力带领族群从一个胜利走向又一个胜利,同时又期望他们是完全不从组织运作中领取任何利益的义工。

当 这些组织成员是律师、房地产中介、保险经纪等自由职业时,常有人会想,原来他们不过是假借服务社区的机会拓展自己的业务;当这些组织成员没有自己工作的时 候,又会有人想,他们这样没有工作就做义工,好像很反常啊,一定别有所图;即使当这些组织成员有正式工作的时候,也难免会有人对他们服务社区的“动机”横 加猜测。

这样不切实际的期待和猜测,对于一个组织的义工来说,其实相当沉重。因为每个义工都有自己的家庭要养,都有自己的日常生活要过,我 们不能期待我们当中会突然凭空出现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圣人领袖。当我们能够从我们所受的传统圣人教育中走出来,知道这个社会上每个民选官员、每个候选人、 在社区服务的每个义工都不过只是平凡人的时候,我们对这些社区义工的同理心也许就能更加增多一些。

结语

要 解决在美华人“一盘散沙”的问题,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相信,只要我们认准了正确的方向,我们能够有人愿意出来组建政治组织,这个政治组织能够 取得社区族群的信任,这个政治组织能够不改为本族群服务的初心,这个政治组织就能够得到本族群的支持和信任,从而建立在政界的影响力和法界的日常联系,这 样在突发事件发生时,这个组织就可以成为沟通政界、法界与当事人的一个畅通的渠道,使得我们族群里面有难者知道求助的渠道、组织有帮助的能力和影响力,有 意向的捐款人能够放心地进行捐款,从而积聚本族群的优势资源对当事人加以帮助。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可以很自信地说,我们不再是“一盘散沙”。